一隻來自灣灣的蠢懵
 
 

娛樂上的極致主義吧。

有些人你就很想一直跟他待在一起,
明明要破產你卻捨得,
同一種默契的不約而同。
有些像是看不透而難以尋思,
迷茫中帶有氣色的,
走起步來飄搖,
微醺挾帶背叛,
一種想要自立門戶的逞能,
一種年齡過得快速的虧損,
一種成年不想克制的衝動,
痞且氓,貪玩,自以為長大,
所有荒唐的青春,過度社會的假面,
我仍幼執玩弄待年輕的臟腑,
肆意揮霍,直到不休,
炫耀十加八的童年。

09 Dec 2018

思考其中我與社會的關聯。
我有點無可奈何自己愈狂野脫軌,
言行舉止不再備受管住,
或許我只是想紀錄些什麼,
留下些什麼,表現些什麼,
或是讓他看到我的不同面,
這些反常的表現是我前所未有,
我以前擔心的一夕湮滅。

也許是不再因外在條件侷限,
一種有點自由,有點叛逆,
我想宣示點快樂的情緒,
炫耀點玩樂的歡愉,
用越多社交媒體,會使人糜爛物質,
我希望能與你多點聯繫吧我想,
才會積極尋樂子,品質低級,
可能我不會講話,只會一昧嘴砲,
無知的對話,墮落的止盡,
我更需要刺激的鈕推進我的成長,
可能有一種浪費青春的罪惡感很爽,
但是未來會更加刻苦吧,
短暫餘生。

別人要我主動,
我怕我頻繁地找你...

08 Dec 2018

我現在只有他媽粗暴的言語
我他媽又到了思春期

每一次喜歡上一個人
就會一直把別人的容顏看錯成她
又或把別人的名字看成她的名字

更可怕的是我還夢到和她在一起了
我醒來之時是在爽什麼
到底是他媽怎麼回事

我真他爹的要爆炸了
給我解藥
快!!!!!!!!!
我才不管有沒有被發現或是啥
我就只是想好好平淡度日
這種情況我會持續很久我知道

04 Dec 2018

是不是沒有花費心力,
是不是沒有盡下責任,
是不是只會萎萎縮縮,
我其實好自責,自責自己的放縱,
我沒有做到最大的努力,
每件事都在馬虎,
像公投,還可以做得更好,
但是我輕忽了,我偷懶了,
自責到爆炸。

我覺得我該放下你,
我的心上人。
有時候你的耀眼,
讓我覺得自己很不配。

25 Nov 2018

無論我怎麼想都是多情吧,
只要看見她笑靨如花的樣子就好。
也許是我太不主動,可我怕她會厭煩,
別人都說我太急,可人生就這麼點時間,
我都拿去想她了。

是不是當初我該回答,我有喜歡的人,
而且那人是妳,再讓妳生疏我,
趕緊使這段情滅得快、斷得早。

但我知道,我動了真心,
放下,要幾月之餘。

我配不起。

24 Nov 2018

或許這幾天心境太波動了吧,
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每段感情,我都很認真,
經驗也不多,偶爾掩飾真誠,
只是放太多心會先讓自己先受傷,
可我還仍偷偷放了一大堆哈哈哈,
痛但也值得吧每件事。

或許就是彼此理解的尊重,
無論他是什麼樣性格的人,
他曾經做過什麼不重要,
重要的是眼前的你。

我後來狂喝酒就是我知道,
我吃醋,我不甘,我嫉妒,
誰與他的特殊關係,
誰和他經歷過的快樂,
誰和他經歷過的苦痛,
誰和他經歷的任何記憶,
我不知有沒有辦法與他共創回憶,
誰與他的經歷,一切我是嫉妒,
我才多麼明白原來在愛情裡面,
我的人性,和佔有慾在和我抗議。

我只有難過。

我不是會這麼在意誰與誰的關係...

 
16 Nov 2018

離發生意外有一個月有餘,其實坐別人後座之時,不難免回想相撞的瞬間,疼痛爬滿整身的難耐,狂勁的笑聲陡然中止,轟隆如炮的救護聲,身旁全是傷心的啜語。


當時只覺完蛋搞砸,是不是要讓家人痛罵一頓,手機依然裂著傷痕,一個禮拜後,我再度不怕死坐上別人的車,再度踏上玩樂之旅,那時,恐懼才如蟻般肆意麻了頭皮,心跳加速,各種畫面佔據眼前,才帶點創傷症,不久,也許是玩褻的心態,我故我,我自我,我仍我。


假設我不堪受用,保有僅存戰地記者夢是否如煙,此生反戰持人權,反死刑,不再看到血淋的人們,婦幼平安,飢餓瀕死,用紀錄告訴國家,人民及士兵不再附庸於權力及命運。


我熱切誠心希望我,

不忘本,

知道自己是誰...

 
07 Nov 2018

我抽著差不多的煙 又過了差不多的一天
時間差不多的閒 我花著差不多的錢
口味要差不多的鹹 做人要差不多的賤
活在差不多的邊緣 又是差不多的一年

一個差不多的台北市 有差不多的馬子
差不多又幹了幾次 用著差不多的姿勢
看著差不多的電視 吃著差不多的狗屎
寫著差不多的字 又發著差不多的誓

差不多的夜生活 又喝著差不多的酒
聽著差不多的音樂 喝醉差不多的糗
有著差不多的絕望 做著差不多的夢
穿著差不多的衣服 腦袋差不多的空

差不多的掛 我說著差不多抱怨的話
時間也差不多了 該回我那差不多的家
差不多的瞎 指鹿為馬 都差不多嘛
繼續吧 繼續瞎子摸象吧 有差嗎

我是差不多先生 我的差不多是天生
代表我很天真 也代表我是個...

07 Nov 2018

如何有效进行自杀干预

衣十三:

【想了很多,最后还是决定把这篇东西贴过来了。这个主页本应只做存文地,可是……若有打扰,万分抱歉。】


·


·



活着可以很痛苦、很艰难,但你永远都不知道你面前的人下一秒会不会微笑——因为得到一束阳光、一朵花、一个拥抱或者一个什么别的傻逼理由。在对方放弃自己之前,请不要放弃他,请不要比对方先说“他想清楚了,他想死”。





这篇文章的主要作用是作为我自己的反思——但我还是期盼它能在生活中必要的时刻产生少许帮助。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写这些,也不知道我是否有...

28 Sep 2018

十八歲的我,痛哭流涕,
我還以為我是當年被人嘲笑未成年的小屁孩呢。
身體長了,心靈卻還沒,
來不及承受的反差,
這個年紀了,我知道不能再不勇敢,
父母年老了,他們打拼的白髮,
是我將來為他們織縫的衣線。

我要記得朋友給我的祝福,
所有的改變,只能靠我自己啊,
她說你不要害怕,那沒什麼可怕的;
我想吧,可怕的是我自己,
太過在意別人的眼光,
更可怕的是,
我從來沒有願意正視自己的心聲,
從未替真正的自己去執行,
日復一日,混吃混喝,
這哪是一個年輕人該有的眼光,
我知道我應該灌注所有的熱情,
在世界遍地的任何角落,
我逃避了,逃避了上天給我的祝福與考驗,
我逃避了一切所有苦痛
嚐盡了所有虛擬而想像的寧靜,
寧靜裡波動所有的情緒,
反反覆...

02 Sep 2018
1 2 3 4 5
© 逸緣任 | Powered by LOFTER